側邊選單開關

業務內容

水保做好沒煩惱 農村幸福樣樣好
:::

花蓮縣光復鄉大和社區

大和地區再生歷程

大和地區位於花蓮縣光復鄉,就地理位置而言,屬於花東縱谷中段,其地名起源乃是因為大正10年(1921年)日本「鹽水港製糖株式會社」在花蓮光復鄉設立糖廠,名為「大和工場」,並在此地開墾「大和農場」,因而得名;當時的村民大多來自台灣西部、南部及中國東南地區的客家族群,為躲避飢荒及戰亂來到大和村,在「農業台灣,工業日本」的政策下,從事種甘蔗及榨甘蔗、煮甘蔗等提煉蔗糖的工作,稱作「會社工」。當時的大和村轄內有「大和」、「農場」、「管真巷」、「崗界」等四個保,大致是以花東鐵路為界,大豐村為「車頭頂」,大富村為「車頭下」,車站前稱之為「店仔街」,是會社工人(蔗工)生活居住的地方。

  • 1930年代大和工場宿舍區  圖片來源:《花蓮糖廠》

    1930年代大和工場宿舍區 圖片來源:《花蓮糖廠》
  • 日治時代糖廠工作人員  圖片來源:《大同村史》

    日治時代糖廠工作人員 圖片來源:《大同村史》

民國49年(1960年)前後是糖業的極盛時期,從各地來到大和做「會社工」的蔗工盛況空前,當時的大豐、大富及大農村全部都種植製糖原料--甘蔗,近兩千公 頃的緩坡平原一片綠油油,人稱「綠野香坡」,據村中長輩表示,當時的大和村人口曾高達六千多人,進出大和車站的人數,一天就有上百人之多,在不到兩百公尺長的「店仔街」上,更有七家冰店、四間西藥房、一間中藥店、四間食堂、四家裁縫店、三間酒家,還有戲院、旅館、照相館、鐘錶店…等,可見當時「大和」的熱鬧繁華。

1980年以後,國際糖價因生產過剩而持續下跌,加上台灣的平均工資上升,高度勞力密集的糖業不堪負荷,國內業規模持續萎縮,因此花蓮糖廠不得不在民國91年4月(2002年)正式停止製糖業務,結束花蓮地區百年來的糖業發展,也讓地方面臨巨大轉變,隨著花蓮糖廠的停產,人口大量外移,只剩只剩年長者守護家園,大豐、大富當年的興盛風光有如過往雲煙,不復存在。

如今的大和地區,依然以花東鐵路為界,鐵路東側的大富村以火車站前的明德街為主要道路,聚落較為集中,沿線有彭記擂茶、蔗工的厝、富安宮等特色據點,寧靜的街道呈現當地的人文氣息。大豐村位於鐵路西側,以尚德街為主要核心聚落,其他多為零散的住戶,整體景觀風貌更為自然。

由大富車站望出去的大富村
由大富車站望出去的大富村
  • 尚德街
    尚德街
  • 彭記擂茶
    彭記擂茶

富安宮--古公三王的傳奇

富安宮於民國三十六年三月建廟,歷經兩次修建,乃是大和地區的信仰中心,廟中供奉的古公三王,是從宜蘭二結鎮安廟分靈過來的,每年農曆十一月十六日古公三王聖誕時,廟方均會舉辦過火及謝平安儀式來感念神恩,過火儀式約在三點到四點半左右開始舉行,神轎往火堆中跑過燒得通紅的木炭,須跑三次才算儀式完成。

地方盛傳古公三王的神蹟有很多,據說有一年大拜拜時,火車在大和「鐵路橋」過去一點一個下坡的地方出軌,一直滑到新莊仔(今大全村)居然又安全的重回軌道,無人受偒,居民都說那是「古公三王」顯現的神蹟;另根據地方說法,民國78年9月11日強烈颱風莎拉由花蓮縣豐濱鄉登陸,當晚嘉農溪的大水沖破保護大富、大豐2村的嘉農溪南岸堤防,水淹半個人高,隔天早上,當居民在清理家園時,住在下游的大農村民來訪,說:「你們大和的人好團結,晚上還提燈鞏固堤防!」,原來在颱風夜當晚,大農的村民看到嘉農溪南岸堤防上有一整排的火光,但當時風強雨大,大和的村民們都躲在家沒出門,地方盛傳是古公三王顯靈護住堤防,否則一定更造成更慘重的災情。

  • 富安宮慶典
    富安宮慶典
  • 富安宮過火儀式
    富安宮過火儀式

深耕--大富車站與縱谷特慢車

民國72年(1983年)大富火車站因入不敷出而關閉,現在每天只有幾班普通車次採招呼的方式停靠,因為敵不過歲月風霜的摧殘,車站的外觀斑剝了,周圍更長滿了雜草,使得大和地區更顯荒涼。

不忍大和持續沒落下去,在幾位有心人士的號召下,從民國86年(1997年)起,每年夏天都會舉辦為期約一個星期的繪畫營隊,邀請全台各地,甚至國際各界的畫家來此作客一個月,以當地的風景為畫,食宿由村民免費招待,而畫作則留給地方,最後並在閒置的大富車站辦理「吃米粉、看畫展」活動,透過音樂和繪畫等媒介,鼓勵訪客留宿當地農家,但因缺乏經費支持,這項文藝活動如今已經停擺,但已經讓大富這個沒落的小車站成為凝聚社區共識的焦點,爾後社區各項重要活動都會利用大富車站及站前廣場來舉行,成功為後續的社區營造工作發展埋下了深耕的種籽。

  • 大和蔗工歌舞劇團在大富車站前演出
    大和蔗工歌舞劇團在大富車站前演出
  • 大和蔗工歌舞劇團在大富車站前演出
    大和蔗工歌舞劇團在大富車站前演出
  • 彩繪影子布置
  • 活動解說
  • 大富車站前辦理彩繪影子活動
    大富車站前辦理彩繪影子活動(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萌芽—與農村再生的相遇

大和地區經由前述活動的辦理累積了相當的動能後,終於和馬太鞍一同獲選全國十大經典農村,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進入大豐村尚德街路側近300公尺長的木芙蓉花道,另是由社區民眾徐雙福老先生自行種植,並且每天澆水、施肥,曾獲得農村再生綠手指計畫的特優獎,經過的人們,都不由得為這片美麗的花叢停留駐足。

徐雙福老先生與木芙蓉花道有感於短期的活動經費補助無法長久協助社區改變,大和地區於民國97年(2008年),在水土保持局花蓮分局的協助下,開始接觸農村再生計畫,並在東二區農村社區再生計畫中完成試辦規劃,經過多次會議討論後,社區希望仿效日本古川町的模式,改善社區水資源利用的問題,並提出「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養」的願景,希望讓孩童能在一個安全的社區環境獲得完善的教育,青壯年能在社區獲得工作機會,並擁有穩定的經濟來源,老年心可以在社區獲得舒適友善的照護。

  • 徐雙福老先生
    徐雙福老先生
  • 農村再生說明會
    農村再生說明會

大和總動員—大富國小的故事

由於大和地區人口外移情形嚴重,以致大富國小的學生人數從最多時的600人減少至30人左右,為了免於被裁併的命運,民國98年(2010年)6月,校方在台九線大富段掛起看板、綁上數千條黃絲帶、製作尋人上衣,甚至利用校外教學的機會北上到台北尋找大富國小昔日校友,希望畢業的校友能看到學校的困境,將小孩送回花蓮大和地區讀書;經過一連串搶救學校的動作,加上民視異言堂節目以「尋找第42個孩子」為標題,對整個尋找校友挽救學校的過程做了完整的專題報導,播出後獲得相當大的迴響,原本以為沒有新生入學的大富國小,在98學年度開學時除了進來了3位新生,還多了4名轉學生,劉小華校長表示,未來將朝向實驗小學的方向努力,希望和村子共同營造出繁榮的氣氛,人潮回流後才能讓學校永續經營下去。

  • 大和總動員活動招牌
    大和總動員活動招牌
  • 街道布置
    街道布置
  • 大和總動員活動照片
    大和總動員活動照片

蛻變

大和地區透過大和總動員,成功的凝聚了社區情感並啟動社區營造的行動力,民國98年(2009年),在水土保持局花蓮分局的持續協助下,大和完成了農村再生建設先期規劃工作,在包括苦花魚復育、螳螂館、蝴蝶館既有的有機休閒農業的基礎上,接續97年試辦規劃時的水資源保育與利用目標,積極進行環境營造與空間改善,由於各項工作在施作前後均和社區保持良好的溝通,因此執行成果也都能切合地方需要,大和地區生活環境品質獲得了提昇,頗獲在地民眾的好評。

  • 社區農村再生計畫討論
  • 社區戶外討論
  • 社區農村再生計畫解說
  • 社區農村再生計畫參與情形

社區積極參與農村再生計畫討論

大和地區各項工作改善成果整理如下: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前)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後)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前)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後)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後)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後)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前)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後)

防汛步道空地綠美化及健康廊道改善成果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後)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後)

大富老街-風華再現活動成果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前)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後)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後)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後)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前)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後)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後)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後)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前)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後)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後)
  • 大富社區環境景觀改善工程改善成果(改善後)

大和地區農村再生營造成果

再生-蹲下是為了下一次的躍起

民國100年,社區開始依農村再生條例提報再生計畫時,由於大豐社區較早完成培根計畫的四個階段性課程,加上社區發展隨著時間愈加成熟,村民們對各自的再生願景亦開始有更深入的擘畫,因此社區決定先以大豐村的豐禾社區產業促進會為對口,接續先期規劃的內容以「生態、有機」為主題做提案,大富社區則另以大富社區發展協會為窗口,積極參與培根計畫的人培工作,目前也已經到達再生班的階段,即將可以提出另一個以「蔗工與糖業文化」為主體的再生計畫,對屬於共同生活圈和信仰圈的大豐、大富村而言,如此作法將可以幫大和地區爭取到更多的資源挹注,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近年來因為金融海嘯造成的經濟環境蕭條,對正試圖由一級產業轉型為休閒農業的大和地區而言,所受到的衝擊更是明顯而強烈,曾經興盛的蝴蝶、螳螂和苦花等生態產業,也如同過去的糖業一般開始走向沒落,或許這是所有產業必經的過程,然而我們相信,只要純淨自然的環境還在,只要求存求變的人心還在,只要農村再生的火苗還在,大和地區的豐富二村正在等待著下一次躍起的時刻!